来自 行情报价 2018-12-04 21:54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澳门银河5163.com > 行情报价 > 正文

高秆白不够 我家妈腌油菜萝卜缨

  老城南人都晓得“小雪腌菜,大雪腌肉”,离小雪还有十来天,菜农就着手起高秆白腌菜了,赶在小雪到来之前卖掉。居民也会早早买腌菜回家腌,确保寒冻不缺菜吃。也有腌菜收成不好的年头,有的人家买不到腌菜,腌菜就成了“香饽饽”,价钱贵。我家娘老子是“双职工”,买不到腌菜很急人,冬季就得“髋过头来啃”了。为保证冬季家里有腌菜吃,不少人家采取“高秆白不够矮脚黄凑”的方式,那时矮脚黄菜价比高秆白腌菜贵一两分钱,矮脚黄菜代替高秆白菜腌制,腌出的菜量少汁水多,虽蛮好吃但不实惠。

  我家妈是能豆豆,高秆白收成不好的年头,我家妈出城买些郊农“间苗”拔出的油菜或萝卜缨子当腌菜来家腌。那时郊农种油菜,有移栽的,也有直接播种的。直接播种,可省去移栽一道工序,但需要“间苗”,就是待油菜长到四五片叶时拔去瘦弱苗。这拔下来的油菜苗正好当腌菜腌。困难时期,菜农将萝卜起下后,萝卜缨留在地里不要了。我家妈会过日子,她花少许钱买回家,洗干净当腌菜腌。油菜做腌菜,口味儿要比高秆白推板(差)。腌萝卜缨晒干也能做霉干菜,与五花肉红烧,虽有点儿苦叽叽,但肚子饿时同样是鲜美土菜,现在萝卜缨当养生菜卖呢。周昭琦

https://www.fujian-model.com/xingqingbaojia/990.html